太阳网集团8722

[中国摄影报]“视觉文献”实践研究所的实践与研究

2019-09-27 浏览

21世纪是人类文明进入图像时代的重要阶段,今天的中国已经进入了读图时代,影像的创作与制作随处可见。人们的生活与工作几乎被各种复制的、碎片化的图像信息所覆盖。这些图像有哪些是值得我们认真关注并思考的,  我们又该如何去认知那些被手机、相机、电脑和网络所传播的图像, 视觉内容如何才能成为真正有价值的文献,“视觉文献”又该如何去拍摄和传播?

2019年9月8日在太阳网集团8722成立的“视觉文献”实践研究所,为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了一个积极有益的科研实践平台。研究所汇聚了文史学者、考古专家、影像传播学者、艺术学专家、农业农俗文化学者等各学科的优秀人才,首任所长由摄影家、学者、策展人刘冻担任。

“视觉文献”实践研究是对所有视觉信息进行文献化的研究,促进视觉生产与实践中的图像的创作与制作。当前“视觉”媒介与手段涉及面越来越广,凡是与视觉沾边的信息都可进入“视觉”的领域,这就形成无限庞杂的“视觉”量,但是这些“视觉”源有多少可以对社会文化与人类文明的进程产生影响,我们的“文献”性研究显然不充分与不积极。这就给予“视觉文献”非常充分的研究和实践空间。

如今,数码影像制作手段的高科技化发展已然让所谓的“文明”成功地从相对个体化的艺术创作阶段走向大众化的机械复制阶段。摄影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一种表征。然而,局限于摄影及其相关的研究,并不能达到涵盖“视觉文献”,甚至都不能成为“视觉文献”的主体。传统的图画、考古文物,遗存的建筑,千年流传至今的农业技术与文化,到现当代的摄影、电影、电视以及纪录片甚至动画、漫画,都是“视觉文献”需要研究的实践形式。

当前,体量日益庞大的“视觉文献”实践成果,迫切需要在对人类学、历史学、社会学、民俗学、文献学、档案学、符号学和影像学的架构中进行深入分析与梳理。“视觉文献”实践研究所恰好成为“视觉文献”新学术理论体系建立的研究基地; 研究所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科研机构,它更是从实际操作的教学培养出发,以有深度的理论支撑“视觉文献”研究与实践的教学学术共同体;研究所强调知行合一、学以致用,这不仅仅是金陵学院新教育法 的突破口,更是大影像创作与制作的 理论突破口与实践切入点。

“视觉文献”实践研究所提出自己的研究宗旨和目标,即“以小见大,小题大做,地缘考现,实验技术,视觉文献”。

面对庞杂繁复的视觉信息,研究所首先强调实践与研究要 “以小见大”。从可见的可感的内容出发,去进行实践研究。金陵大学(南京大学前身)的孙明经自上世纪30年代起,即努力从物理、化学等科学技术中提取摄影与电影必备的技术手段,与哲学、文学、艺术、历史、文化等文学艺术及社会科学形成学科体系的交叉兼容,由此形成中国高校电影教育与教学体系。从孙明经的实践中可以让我们汲取到行之有效的实践方案。研究所不是“单数”研究孙明经这个人的影像成果,而是从他对纪录片与纪实摄影等影像创作的理念与成果中发掘整理出大视觉创作的方向、多学科交叉与融合的信息传播手法。

“小题大做”,也为“视觉文献”研究指明具体的操作方法。“视觉文献” 实践研究所会以孙明经式的影像实践方法去考现当代中国的农业,以中国农俗文化为研究课题,以“视觉文献” 的价值为评判依据,考现当代中国农业。将传统文化中的优秀农业文明更广泛地传播与传承。图像时代的碎片需要有思考的整合,需要有头脑的选择,需要有逻辑的处理。孙明经的影像实践,让我们看到曾经的有头脑有思考的摄影人是如何处理现实的。譬如,孙明经用纪录片与摄影作品制成的幻灯片来向农民推广种植棉花。这不是一位摄影艺术家会去做的事,但电影教育工作者、摄影实践者则会去做。当年,孙明经对中国农业、手工业生产的精准影像记录,为今天我们回首中华文明的传承保留大量有历史价值与现实意义的“视觉文献”。研究所提出的 “小题大做”,正是孙明经的影像成果已经做给我们看了。我们是农业大国,农业生产中孕育了中华传统文化的许多内容。科学地保存与记录农业技术 与农业文明,是推广中华文化传承的重要途径之一。

研究界有种说法叫作“田野调查”,“视觉文献”实践研究所提出的“地缘考现”与之有着形式上的相似之处,但其出发点却是迥异的。“田野调查”是为研究服务的,“地缘考现”则是为创作与生产服务的。“地缘考现”只有与“实践技术”这一目标配合,方可实现“视觉文献”的社会价值与现实意义。我国现行的影像教育,讲求对艺术的追求,追求个性化的思考,但艺术教育的现状却是在影像实践中,创作者与制作者都较难实现影像文化“接地气”,这就使影像创作走向小众化,长此以往,这些作品就容易消失, 存留的作品也难以为后人解读。“视觉文献”研究所为影像实践者、摄影专业学生等提供了一个从人类学、考古学、民俗学、社会学等多学科交叉融合的实践平台,让他们能够接受多学科交叉的知识教育,让他们能够从以沈万三研究、大运河研究为切入点的非遗文化,以农俗文化、农业文明推广的考现活动中,学习与体会到实践影像技术的方法与方案。

“视觉文献”实践研究所以蔡元培提出的“言必有据,事必有记”为学术理念和实践应用为指导,展开实践与研究工作。“视觉文献”实践研究所不是“单数”的研究所,研究提出的“以小见大,小题大做”,可以让研究更深入, 也能够培养出务实精进的孙明经式的优秀学子;研究所制定的“地缘考现,实践技术”,强调学生积极进行实践活动,从书斋走入生活与生产中,从动手实验中发现艺术的美与创作的力量。做好这些,“视觉文献”自然会有积极向上的生命力。

(作者:蒋俊)

本文刊载于9月20日《中国摄影报》2版